向日葵app二维码iOS下载

距离秦国招揽宫廷护法与宫廷剑师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从山东列国前来的高手武者也是越来越多,招贤馆内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只要是稍微有点名气的诸子百家都有人手前来。

再加上咸阳城内道家天宗弟子收集的信息,阴阳家却是在招揽之事刚出就进入了咸阳城,入了咸阳宫,这两日更是多次进出咸阳宫。

“莫不是被内定了?”

周清觉得有点坑,以阴阳家的行事作风,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算算时间,这个时候的阴阳家在东皇太一的带领下,势力可是不弱。

加上阴阳咒印的霸道和天机推演的玄妙,先一步入秦王与相邦的眼睛不是不可能,不过他们敢当着道家天宗、儒家、墨家、农家、鬼谷等大家的眼前搞小手段?

若真是如此,那可就是一步臭旗!

蒙骜与张唐的大军已经从咸阳附近开拨,东出函谷关,向着上党、屯留之地行去,漫长的距离,没有十天半个月,别想听到战事如何。

“小师叔,引客使白海在外面求见!”

无论是否已经被阴阳家捷足先登,对于周清的影响都不打,静待以观就行了,况且距离《龙汉劫》的流传,也已经过去一年了,是时候将《圣人劫》写出来了。

静静端的待在房间中,临案提笔而动,不过这次可不是在竹简上书写,而是光滑如白雪一般的纸张,历经多次改良,纸张的外显已经逐步达到周清的标准了。

不过为之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根据巴郡深处的道家弟子传言,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外来武者想要进入工坊,非宗内长老坐镇,只怕危险了。

只是前往工坊的武者等级越来越高,周清正在思衬要不要写信给师兄,让密地中的一位化神玄灵长老出来一位坐镇。

粉色甜美少女

正在细心思衬《圣人劫》的内容,敲门声为之而起,宗琼的脆声回旋入耳,闻此,单手挥动便是房门洞开,旋即,便是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靠近,前者轻灵,后者稳健。

“白海见过玄清大师!”

“奉秦王与相邦之令,特来清道家天宗玄清子大师入咸阳宫!”

多日不见,引客使白海的体型还是那般健硕,看着正坐在窗前书写什么的道家玄清,不由得躬身一礼,传扬咸阳宫的旨意。

“距离先前定下的期限还有两日吧?”

背对二人,自顾自整理着条案上的东西,进入招贤馆已经八日了,该来的人也应该来的差不多了,怎么今日就要进入咸阳宫了。

“呵呵,大师无需多想,此乃王上与相邦的意思,如今招贤馆入住之人大都是百家弟子,然则,百家有强弱,传人有高低。”

“故而,为了避免两日后的麻烦,特来邀请一些盛名人士先行一步,初步招揽,两日后,定下最终的人员,毕竟人员汇聚一起,容易引起混乱!”

言语虽是这般,但周清却是从其中听出另外一层意思,似乎秦王与相邦要先行挑选,而后定下名额,至于两日后的真正之日,基本上就是走过场,若是有杰出者,说不准也有机会。

虽如此,但也与前一刻周清思衬的内定差不多,既然邀请盛名人士,想来鬼谷盖聂也是位列其中,诸子百家中的一些大家弟子也是位列其中。

如此,倒也省却了周清不少麻烦,双方都省事。

“即如此,那我等现在就前往咸阳宫吧!”

将条案上的东西装入一旁的小木箱,而后单手淡青色的玄光大盛,一道朦胧的光芒笼罩住不过尺长的小木箱,施加封印,内蕴无双毁灭之力,若是遇到外力强行打开,即刻能量紊乱,将木箱与内部的东西摧毁。

劲力吞吐,小木箱落于条案之上,行云流水的做完这一切,而后起身看向身后的引客使白海与宗琼,微微颔首,踏步而出。

******

咸阳宫位于咸阳城的东侧区域,那里是整个秦国政治权力的中心所在,百多年来,便是一道道变法改革的旨意和征伐列国的诏令从其中传出。

商君虽死,其法不灭,其督造的这座咸阳城更是不灭,在整个秦国留下浓厚的痕迹,引客使白海在前方领路,从招贤馆的另一侧大门而出,那里有着一条直通咸阳宫的宽阔道路。

马车齐备,灵觉有感,四周也有其它诸子百家的传人在此,看样子与白海所言一般,欲要先入咸阳宫进行筛选,其余诸子百家就算不慢,也无可奈何。

“小师叔,和你说的一样,诸子百家中派遣的人手中并无化神层次的存在,顶多算是精英弟子,并不算最为核心的传人!”

以宗琼混元先天的修为,也能够隐约感知四周一道道强弱不已的气息,有的比自己强,但也有不少比自己弱,来时的路上,小师叔就曾对自己说,秦国罗网中的顶级杀手拥有化神玄灵的修为。

而今一观,百家派出这样的传人入咸阳宫,想要位列宫廷护法与宫廷剑师,实在是有些打秦国的颜面,作为如今诸夏最强国,百家不思派遣强者而来,反而尽是一些先天武者。

此等境界,根本不合秦国的地位,如果真有其他列国的顶级强者而来,如何能够御敌,如何能够护卫秦王安危。

“阴阳家不仅能够洞彻天机,连洞彻人心方面都颇为出色,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在马车中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半倾斜躺着,对着宗琼点点头,俯览历时长河,阴阳家这一次下的注回报太过于丰厚了。

如此丰厚的回报,自己也应当分一杯羹,起码算起来,自己的真正身份还是秦国五公子,算是赢秦最为核心的一员。

没有理会外界马车的动静,走出招贤馆,直向咸阳城东侧宫殿群之中,未几,入咸阳宫,马车未停,但四周的兵戈、杀伐之气却是陡然间浓郁许多,一队队紧密的巡逻者不绝,整齐的脚步声不断。

虽是招贤馆的马车队伍,但仍旧受到盘查,白海等人出面交涉,数十个呼吸之后,马车再次行进,半柱香之后,随着马车直道、弯道的变换,终于停下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