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av在线下载app

慧贵妃闻言,身子一软,差点跌到地,好在身边的青竹扶住了她。.:。

“娘娘别慌,这事儿很可能是苏陌凉在胡诌,殿下怎么可能派人做糕点,再说了,殿下那么讨厌苏陌凉怎么会将糕点‘交’给她!”青竹害怕慧贵妃失了姿态,连忙小声宽慰。

慧贵妃听了,这才镇定不少,微微点头。

是呀,苏陌凉和宫墨羽的关系还没好到那个程度,再者,她不相信苏陌凉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真有那么厉害,竟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差遣宫墨羽,这实在不合情理。

所以,十有**,都是苏陌凉在胡说!

她好歹还是一国贵妃,怎么能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吓唬住了。

想到这里,慧贵妃惨白的面‘色’稍显缓和,重新找回了点自信。

不一会儿,宫墨羽来了,一进殿,看到满屋子的宫‘女’和‘侍’卫,连太医都在,面‘色’霎时涌惊讶。

“儿臣给父皇请安。”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看到皇负手而立,一脸生气的样子,顿时觉得情况不大对劲,连忙屈身行礼。

皇看着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想到毒事情很可能跟他有关,他的心像是被揪住一般,生痛得厉害。

“跪下!”不等宫墨羽起身,皇已经破口呵斥。

宫墨羽被吓了一跳,满脸震惊的望向自己高大的父亲,“父皇,你——”

花房姑娘笑容如阳光般温暖

“哼,朕要问问你,这桌的食盒和糕点是你派人做的吗?”皇不等他开口,便是伸手指向桌的翡翠珍珠糕,沉声质问。

听到这话,慧贵妃也睁大了眼睛,紧张的盯着宫墨羽。

宫墨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懵懂的点点头:“是,是儿臣派人做的。”

此时的慧贵妃犹如五雷轰顶,彻底软到了地。

她苍白着面‘色’,双目空‘洞’的望着宫墨羽,美丽的眸子瞬间热泪盈眶——

她和儿子都被苏陌凉摆了一道啊!

宫墨羽看到慧贵妃失态,吓得神‘色’大变,大声询问:“母后,母后你怎么了!”

皇根本不愿去看身边崩溃的慧贵妃,此时愤怒的眯起眼眸,再度追问:“这糕点是你派人做的,然后让苏陌凉带给你母后的?”

宫墨羽不知道他问这话的意思,只有点头承认。

见他亲口承认,皇觉得无需再查了,事情真相已经水落石出。

慧贵妃口口声声说苏陌凉下毒,然而糕点却来自宫墨羽的宫,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混’账,你个孽子!你竟然毒害你的母后,你要造反吗!”皇气得吹胡子瞪眼,脸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着,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

宫墨羽被他一吼,吓得白了面‘色’,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什么毒害,父皇,你在说什么,儿臣不懂!”

“哼,不懂?是不是要朕来告诉你,你做的糕点里面有盈香草!你的母后吃了你的糕点,差点毒身亡!”说着,皇一个挥袖将食盒打翻,糕点瞬间滚到了宫墨羽的面前。

宫墨羽这下子真被吓傻了,脑子一片‘混’‘乱’,惊慌失措的看了看地的糕点,又抬头看了看失态的慧贵妃和站在一旁低着头,瑟瑟发抖的太医,似乎是想到什么,他猛地转眸望向身侧冷然围观的苏陌凉。

这一刻,他若是还想不明白,真的是傻了。

“是你!是你栽赃陷害我!”宫墨羽眼睛瞪得很大,差点要掉出来,俊美的容颜像是被人撕裂了一般,分外的难看。

苏陌凉见此,冷笑两声,回应:“殿下,说话要讲证据,不要以为你是皇子,可以随便冤枉人。”

“你——你——苏陌凉,是你说想要嫁进皇室,想要成为本皇子的人,本皇子才帮你做珍珠翡翠糕讨好母后的,没想到——你竟然藏着这样的毒心!”宫墨羽气得张口结舌,两只手直颤抖。

当初,苏陌凉书信约他见面,还亲口说自己想嫁进皇室,成为他的人,他当时鬼‘迷’心窍竟然信了。

后来她又说想要做糕点讨好母后,奈何自己不会做,宫墨羽才找人帮忙的。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陷害他的‘阴’谋。

“殿下,我是让你帮我做糕点,可是我却没让你在糕点里下毒啊!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我一介民‘女’,给我一百个脑袋都不敢砍啊。”苏陌凉无辜的摇摇头,三言两句推卸了自己的责任。

本来皇还有些疑虑,但听着这话,也缓缓闭了眼睛,面‘色’除了愤怒以外,还有浓浓的失望。

这个儿子,他是彻底放弃了。

看着皇失望的表情,慧贵妃吓得连忙匍匐到他的脚边,扯着他的衣摆,嘶声裂肺的哭起来:“皇,不是的,不是羽儿做的,羽儿与此事无关啊,他再如何任‘性’,也做不出谋害亲生母亲的事儿啊,肯定是有人陷害羽儿,皇你要相信羽儿,相信臣妾啊!”

皇听到哭哭啼啼的声音,心烦的皱紧眉头,一个拂手,将慧贵妃推开,显然听不进去半句。

慧贵妃见情况发展到这个地步,只有狠狠瞪向了青竹,如果没有替死鬼,宫墨羽难逃其咎。

青竹被她这一眼,吓得浑身发抖,如临深渊。

她知道,这是娘娘准备牺牲自己了。

她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今天若是不出来顶包,只怕——

想到这儿,青竹深吸一口气,猛地跪在了皇帝面前:“皇,是奴婢干的!奴婢是皇后的人,被皇后安‘插’在慧妃娘娘身边伺机报复。这毒是奴婢下的,不关六皇子的事儿,六皇子一片孝心,绝不可能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皇听到这话,身形一震,不可思议的盯着她:“皇后!你说是皇后!”

青竹已经泪流满面,却一个劲儿点头:“是皇后吩咐奴婢这么干的。奴婢也是没有办法,求皇饶恕!”

皇不敢相信的摇头:“既然你是皇后的人,为什么要突然供出皇后?”

“是慧妃娘娘和六皇子待奴婢太好了。奴婢虽然下了毒,但一直心存内疚,现在看到娘娘和六皇子被害的这么惨,良心过意不去,算冒死也要为娘娘和六皇子正言!”说着,青竹煞有其事的磕了一个响头,此刻早已泣不成声。

苏陌凉看到这里,眉头轻挑,眸底划过冷笑。

慧贵妃果然有两把刷子,在这种困境都能泼皇后一身的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