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深夜释放自己jk

起码在周清下山以来这么长时间,还从未见过超越东君焱妃这般的修行天才,简直就是秉承阴阳术而生,就是鬼谷的两位弟子和其相比,都有不小的距离。

当然,一开始走得快,并不意味着能够一直走得快,祖师耄耋之年不懂修行,当时,谁又能够料到祖师可以身融万物,通无上玄妙。

阴阳家的修行剑走偏锋,如果焰灵姬愿意如此,自己也是有能力可以办到,轻言落下,迎着焰灵姬略有狐疑的神情,微微一笑。

“火魅之眸!”

“呵呵,公子说笑了,有公子的指点,人家这段时日的修行已经快上不少,就暂时等等那两个小丫头,看看那两个小丫头能够多久追上来。”

牺牲眼眸来换取修为上的提升,焰灵姬第一反应是说笑,但看着周清那清澈无比的双眸,不由得讪讪一笑,绝艳之姿略有些许不自然。

自己一身的修行中,火魅术可是占据相当大的分量,若是眼眸华光不显,难矣,况且身侧的公子也说过,自己有希望迈入化神之境的。

“你天生火媚之骨,加持百脉之内,至阴至寒与至阳至刚一体,待你将体内的真气梳理一番,返回咸阳之后,让你聆听我道家真言。”

“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在蕲年宫,想来要待上不短的时日。”

火魅术在百越之地,不过是一门小术,而焰灵姬却能够将其运用的出神入化,自身资质本就不错,只是长期停留在百越,更被镇压在新郑,修为不得寸进。

否则,现在的修为起码可以和鬼谷弟子争雄,语落,周身玄光闪烁,一步踏出,消失在房间之中,留下三人依稀的针锋相对。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嫪毐并未前来蕲年宫,这在周清的预料之中,当然,也在秦王政的预料之中,近臣虽有不悦,但也已经隐约的猜出什么了。

刘雨维长发清纯可人迷人

这三日,将秦王政令下的三则事情,快速办妥,无论接下来会是一个什么情况,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不过长信侯嫪毐虽然没来,却又来了一位清瘦小吏。

至于那位黑肥老吏为何没来,在场诸人没有人会注意这一点,不过周清倒是诧异,想来,自己的那道生死符印发作了。

一侧的东君焱妃瞥了周清一眼,依据长信侯嫪毐的性子,那黑肥老吏若是没死,绝对会再来的,如今没来,结局可见一斑。

那清瘦小吏品级不显,却异常的倨傲,手持布帛之书,言语祭祀之物尚未备好,祭天之台还没有竣工,冠礼之日延后,让秦王政在蕲年宫继续等待。

“假父说来饮酒,何日得行耶?”

秦王政轻轻一笑,看向那清瘦小吏。

“假父日理万机,该来自会来也!”

感秦王政平和的面容,没有办点自己预想之中的愤怒,清瘦小吏将手中的布帛之术收起,直接扔给秦王政,趾高气昂的回应。

“假父既然忙于国事,嬴政理当前往拜谒抚慰。”

嬴政依旧笑着。

“不劳秦王费心,假父长信侯说了,万事齐备,便是亲自前来蕲年宫见王。”

闻此,清瘦小吏连忙摆手摇头道,看得出,很不愿意秦王政前往雍都。

“如此也好,咸阳待得时间长了,接下来也好在雍都之地游玩一二,于假父之言,莫要为嬴政劳神费力,不着急,左右不过加冠。”

看着眼前的清瘦小吏,秦王政又是微笑,对其点点头,浑身上下没有办点架子,近臣左右而立,未敢言语,只是刚成君蔡泽仍旧不满,双手攥的紧紧的。

“是也,不着急,左右不是杀人,秦王就等待长信侯亲临蕲年宫吧。”

清瘦小吏也是大喜,朗朗一笑,倨傲的神情满是自得,虽不清楚那个黑肥同伴这么不走运,突然死了,但如今传达旨意,也算是自己的功劳。

思忖此,一边大笑,一边脚下生风,飘飘然的离去。

“看来上次东君阁下的阴阳合气手印没有奏效,这次……就让于东君阁下了。”

单手负立身侧,对着身边的东君焱妃看去,另一只手玄光闪烁,颇有趣味。

“那就多谢大师了。”

东君倒也不客气,绝世的容颜上露出点点笑意,虽无魅惑之意,仍旧令人心神意动,纤细的双手掐动阴阳印诀,火红之色闪烁,便是涌入那人的身躯之中。

“都是一般杀才!”

刚成君目视那清瘦小吏的离去,狠狠骂了一句。

对于此,秦王政不以为意,对着近臣点点头,便是入中央庭院处理政事,虽然未有冠礼,但留守在咸阳的文信候吕不韦仍旧每日派来飞骑向秦王政禀报政事并带来纸质公文。

观此,随行的群臣亦是无可奈何,只得将自己的事情做好。周清身处其内,每日同样清闲无比,自己如今的修为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苦修已经无用,需要的是一个契机。

闲来无事与盖聂练剑,与东君焱妃论述阴阳术,亦是颇有所得,起码简单的阴阳术自己貌似学会了,至于东君从自己这里所得,并不在意。

长信侯嫪毐对蕲年宫置之不理,咸阳的文信候也只是每日送来政事公告与公文,也未提及冠礼延迟和相关事宜,蓝田大营仍旧没有任何动作,整个秦国之内,表面上看并没有任何异样。

“大师以为那长信侯嫪毐会何时前来蕲年宫?”

转瞬便是过去一个月,远远超乎任何一位群臣所想,仲夏也已经变成盛夏,不得不说蕲年宫内还真是一个好去处,对于普通人来讲,是一个绝佳的避暑胜地。

一处空旷的场地上,四周越有方圆数百丈,其内高台林立,侍卫巡逻,周清正通体青色玄光笼罩,双手挥动一缕缕阴阳道图,对抗从东君焱妃身上荡出的暗金色龙行气劲。

那是阴阳家的魂兮龙游,也只有化神层次的武者才能够修炼和掌握的强大手段,就是阴阳家内的五灵玄同和长老都难以涉足。

凌空飞掠,残影诸般,黑白分明的阴阳道图万化,迎着一缕缕龙行气劲,将他们先后镇压、磨灭,逍遥御风,身法无量。

举手投足间,数十个回合不存,身形闪掠,出现在这座场地的一座方形高台上,迎着头顶温热无比的骄阳,东君焱妃甚是享受。

虽然无惧炎热,但身上的装束,却清凉许多,暗金色的图腾锦袍化作层层纱幔遮掩,绸衣护身,在周清的眼眸深处,这东君的身材却是越发之赏心悦目了。

裸露的双肩白皙而耀眼,薄纱加身,纤细的腰肢绽放一缕晶莹之光,脚踏暗金色长靴,踏步之间,修长的丰腴外显,加上东君一贯的高贵和清冷,感觉很奇妙。

“东君阁下擅长占星律,推演无双,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想来比我更清楚。”

“大王冠礼乃是朝臣公请摄政太后、嫪毐特书的大事,嫪毐不可能不了了之,他一定会来蕲年宫的,现在不来,或许他的心中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顶多一个月,这也是大王给予嫪毐最大的耐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