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免费下载

陈四海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奇瑜,他终于知道这位县令为什么要把自己约到青楼这里边了。

这就是让自己到这里来看一看,看看这位河南知府究竟在这里做什么。

“把你手中的证据交给我吧。”陈四海定定的看着陈奇瑜,沉声说道:“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过问了。”

这话让陈奇瑜一愣,有些迟疑的说道:“不用我做什么了吗?”

“你只是一个知县。”陈四海见他不解,耐心说道:“已经尽到了你的责任了。你做的很好,剩下的事情就该我来了,这是我的责任。”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四海站起了身子,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陈四海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缓缓的转头看着陈奇瑜,温和的笑着说道:“今时今日你的所作所为,可为大明官员楷模,陛下赞赏,官员佩服。我不希望有哪一天会来找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四海不再做任何停留,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屋子里面只留下了陈奇瑜和师爷李芳。

比起陈奇瑜本人,李芳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他迟疑着说道:“这位陈大人当真是有一些傲气。”

陈奇瑜则是笑了,伸手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叶香瞬间充斥着整个口腔。

他笑着说道:“他是在保护我。”

气质美女曦曦

“我一个洛阳知县,做到这个份上就已经足够了,再做下去的话,恐怕会成为众矢之的。我很喜欢这个人,如果大明的官员都有这个责任和担当,何愁大明不兴旺?”

“当今陛下用人之明,可见一斑;朝野之上对陛下的污蔑,也可见一斑。”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奇瑜也站起了身子,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比起刚来的时候,此时的他脚步显得异常的轻快。

洛阳城,一直以来都是繁华喧嚣的所在。

在洛阳城的西北处,稍显安静,这里有一个不太起眼的衙门,平日里来往的人很少。

即便有人路过这里,也要躲得远远的,如果是有可能的话,很多人会选择绕路。

这里就是洛阳的锦衣卫衙门。

原本是非常平和的一天,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可是这一天锦衣卫的门口就来了一群人,看起来有些怪异。

看门的不由得多看了他们两眼。

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身上穿着长袍,气质儒雅。

在他身后跟着几个男人,每一个人的神态都不同,不过也有几个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因为他们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一个人快步的走到了台阶上,对着看门的锦衣卫说道:“通政司巡查史陈四海陈大人,要见你们的千户。”

洛阳这个地方,只是一个府治,所以锦衣卫配备的是一个千户。

看门的人一愣,见对方递上的驾帖。连忙伸手接了过来。

他伸手将驾帖给打开,快速的看了一眼,或者说他快速的看了一眼后面的落款。

“通政司正四品巡查史。”

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官位,但是正四品可惹不起。何况人家还是京城来的,这就更不一般了。

看门的不敢怠慢,连忙说道:“我马上进去禀报。”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向里面跑了进去。

锦衣卫千户衙门里面。

洛阳锦衣卫千户陈百里正在喝茶。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闲暇的下午,锦衣卫衙门里面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所以他有空来喝茶。

看着外面急匆匆跑进来的人,陈百里不禁眉头一皱,呵斥道:“什么样子?稳妥一点,稳妥一点。说了你们多少次了,不要遇到什么事情都这么着急,我们可是锦衣卫,代表着的是皇家的脸面,要稳重!稳重!”

来人喘着粗气停下了脚步,对着陈百里拱了拱手,说道:“千户大人,外面来了一群人,说是通政司的巡查使,这是他们的驾帖。”

听到驾帖两个字,陈百里立马坐直了身子。

显然对方的官职要比自己高,不然的话会用拜帖。现在用的是驾帖,就证明了对方的身份要高很多,因为差不多的情况下也会用拜帖,显得比较客气。

另外让陈百里注意的名字就是通政司的巡查使。

要是到这段时间通政司被提起来的频率可是非常高,只不过与锦衣卫的关系都不太大,所以他们也并不是很关心。

但是前几天来了一份文书,出自锦衣卫北镇抚司,通告各地方锦衣卫,遇到通政司的巡查使,一定要好好配合,不可牵延罔顾,否则一律按照家法处置。

这样的文书来的可是很不寻常,原本陈百里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这些巡查使什么时候来,会不会来。

没想到,这就来了。

陈百里的脸色不太好看。本来没什么事情,偷得浮生半日闲,现在可倒好。

他伸手将驾帖拿了过来,快速的看了一眼,猛地就站起了身子。

通政司巡查司司丞,正四品。

这个官职代表着什么,陈百里心中清楚得很,这代表着巡查司的最高长官驾到了。

原本这个巡查司就非同一般,现在最高长官还来了,这是有大事情。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陈百里连忙说道:“快快出迎。”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百里便快步的向外走了出去。

进来报信的锦衣卫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刚刚千户大人自己还说要稳重稳重,现在怎么不稳重了?

只不过这句吐槽只能是放在心里面,那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当陈百里从衙门里冲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一众人马。

陈百里连忙笑着抱拳说道:“不知道哪一位是陈四海陈大人?”

“下官洛阳锦衣卫千户陈百里,迎接来迟,还望陈大人恕罪。”

陈四海站在原地,也笑着抱了抱拳说道:“本官就是陈四海。”

同时陈四海的心里面有些怪异,怎么到处都是姓陈的?

洛阳知县叫陈奇瑜,这里又出来一个锦衣卫千户叫陈百里,幸亏河南知府不姓陈。

“原来是陈大人当面。”陈百里连忙笑着说道:“大人里面请。”

陈四海点了点头,跟着陈百里走了进去。

众人来到了后堂,分宾主落座之后,茶水也被端了上来。

陈百里客气的说道:“锦衣卫衙门简陋了一些,还望陈大人多担待。”

轻轻的摆了摆手,放下手中的茶杯,陈四海笑着说道:“为官者,清廉自守;衙门富丽堂皇,反而不美。”

“陈大人高瞻远瞩,说的对。”陈百里连忙笑着奉承道。

见气氛差不多了,陈四海也就没有再隐瞒,而是继续说道:“这一次到洛阳来,本官是奉了陛下的圣旨,先来彻查河南知府贪污受贿一案。”

“经过几日的走访调查,本官手里面已经握有了切实的证据。这一次到锦衣卫衙门来,是希望陈千户能够调拨一些锦衣卫的人手,跟着本官一起去索拿人犯。”

听到陈四海这么说,陈百里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道:“如此,自然没有问题。”

“锦衣卫北镇抚司已经行文,各地锦衣卫应该配合通政司。所以大人有什么需要,但说无妨。”陈百里笑着说道。

只不过就抓一个知府罢了,对锦衣卫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陈百里的心里面也不平静,要抓河南知府廖忠了。

他们都是在洛阳地面上混的,陈百里自然知道廖忠的为人,只不过这不是他的职责,也轮不到他管。

洛阳的锦衣卫有自己的职责,好好的看着福王才是关键。如果福王有造反的举动,锦衣卫没有发现,那是他们的失职。其他的事情不归他们管。

不过陈百里的心里面也有一些疑惑,抓一个知府而已,何至于如此?

要知道,这个通政司的衙门能够调遣锦衣卫,可见其权力之大。

眼前的这个陈四海,又是通政司里面的实选人物,同时掌管着这个巡查司。查一个知府用得着他亲自出马?

稍稍想一想,陈百里就知道了,这里有事。只不过是什么事情他不清楚,也没有开口问。

“如此甚好。”陈四海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带着人跟我们一起走吧。”

说完这句话,陈四海便站起了身子,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陈百里有一些迟疑的说道:“现在就去吗?”

听到陈百里的话,陈四海停住了脚步,转过头盯着陈百里,脸上的笑容也缓缓的消失了,沉着脸说道:“陈千户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陈百里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马上准备人手。”

刚刚被陈四海看了这一眼,陈百里觉得心肝胆颤。

这家伙一看就不是善茬,而且问自己的话,摆明了就是有坑。如果自己说有不方便,估计就连自己都一起抓了。

“如此甚好,那我们就走吧。”陈四海点了点头说道。

事实上,陈四海如此做法,为的就是要保密,不给河南知府廖忠一丁点反应的机会。不然出了纰漏的话,他可担待不起。

要知道廖忠虽然是犯人,同时也是十分重要的证人。一旦消息走漏出去,鬼知道廖忠会不会自杀?

如果廖忠要是死了的话,自己往下还怎么查?

如果陈百里要拖下去的话,那就把他一起给拿了。

这一次的事情可是大案,估计整个河南府都要震撼。自己不可能在小事上出纰漏,谁的面子都不用给。

陈百里连忙点齐的人手,跟着陈四海直奔知府衙门而去。

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冲到知府衙门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看门的知府衙门的衙役,见到一群锦衣卫来势汹汹,转身就跑进去报信了。

同时有人上来想打招呼,陈四海直接说道:“直接弄到一边去。如果有人持械反抗,就地格杀!”

“有人胆敢阻拦,就地格杀!”

“有人胆敢大声叫嚷、传递消息,就地格杀!”

听着陈四海的三个就地格杀,陈百里就是一个哆嗦。

没错吧,自己果然没看错,这个家伙就是一个狠人,这番模样简直就是要冲进知府衙门大开杀戒。

这家伙不但胆子大,而且心也够狠的。

陈百里心中有些畏惧,同时还有一些兴奋。锦衣卫就应该有如此威风霸气!

可惜了……

压着腰间的刀,陈百里向前走了一步,朗声的说道:“所有人都冲进去,不要让他们叫嚷传递消息,直接把知府廖忠给拿下。”

“是,大人。”一众锦衣卫答应了一声,随后就冲了进去。

陈四海也跟着人群走了进去,只不过他在后面。

知府衙门里面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等到陈四海走进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知府衙门的大小官员被押在一侧,知府廖忠被两个锦衣卫给押在了另外一侧。

见到陈四海走进来,河南知府廖忠梗着脖子,脸色胀红的瞪着陈四海,大声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做什么?”

陈四海面无表情的走到廖忠的面前说道:“不用叫了,你的案子发了。”

“至于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通政司巡查使,到这里来就是来抓你的。你看一下,这是通政司签发的逮捕文书,如果没什么问题,签字画押吧。”

廖忠的身子一哆嗦,整个人都颓丧了下来。

他是河南府的知府,对于通政司的巡查司,知道的更清楚一些。

这段时间早就叫嚷得哪都是了,只是廖忠没想到对方第一个案子就查自己。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衙门,谁想到它就动手了?

廖忠看了一眼逮捕文书,后面扣着巡查司的大印。

他抬起头巡视了一圈,缓缓的说道:“可是有人弹劾我?”

要知道廖忠这里也有通政司的通驿,知道他们就是玩奏折的。密奏制度出来之后,廖忠一直在担心手下有人弹劾自己,不过他也觉得可能性不大。

因为手下早就被自己给喂饱了,他们敢弹劾自己,那就等于把他们也都给搭进去了。

陈四海看了一眼廖忠,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这个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何况你现在担心自己比较好。”

“把他的官服扒了、官帽摘了,带进来,本官要现在就审问。”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四海直接走进了知府衙门的大堂,坐到了主位上。

同时,陈四海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去二堂,知府衙门的其他人你们来审。如果他们愿意供认廖忠,且有实际证据的话,算他们揭发有功。”

“朝廷认罪的时候,会看在他们揭发有功的份上,对他们减轻罪责。你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心里有数。”

“是,大人。”几个人连忙答应了一声便下去忙了。

廖忠再一次被带到大堂上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没有了知府的样子了,被押着直接跪在了大堂之上。

看了一眼廖忠,陈四海说道:“你自己说还是我来问?”

“如果你自己说的话,算是你主动交代,等到大理寺审问的时候,或许会给你从轻发落;否则的话,你也知道下场不会太好。”

听了这话之后,廖忠抬头看着陈四海,直接就说道:“我自己交代。”

事实上在被抓的那一刻开始,廖忠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当今陛下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前些日子北京杀了多少官员?

那可是连自己都只能仰望的大佬。

京城六部衙门都被清理了一遍,据说午门外血流成河。

听到自己能够得到从轻发落的机会,廖忠果断的认罪,丝毫没有侥幸心理。廖忠愿意把做的事情都交代出来,只求能留自己一条命。

陈四海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丝毫不感觉意外。像廖忠这种人,怕死怕的要命,他不可能放过减轻罪责的机会。

陈四海说道:“那你说吧。”

同时,他对一侧的文书点了点头说道:“你负责记录。”

事实上,无论是大明朝,还是后世,贪官一旦被抓之后都会积极配合调查,很少有那种死扛的。

因为他们心里面很清楚,你越是死扛,你死的越快。

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当今陛下已经杀了那么多贪官的前提下。

廖忠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的事情交代了。

从他到洛阳为官开始,他是怎么样被腐蚀掉的,是怎么样被福王府给拉拢的,是怎么样为福王府大开方便之门的,同时是怎么样贪污受贿的,一桩桩一件件都说了,没有丝毫的隐瞒。

当然了,廖忠主要也是有倾斜的,把主要的罪责都推给了福王,他自己就说的比较轻微了,最大的罪责也就是贪污受贿。

陈四海静静的听着,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同时心里面有一点遗憾。

通政司不能够给这些人判刑,还真是让人有些不尽兴。否则,这样的人按照太祖时期的律法,直接就应该剥皮充草,然后直接悬挂在衙门的门口旗杆子上,为后来者诫。

自己家的顶头上司,那就是妥妥的太祖皇帝的支持者,认为所有贪官污吏都应该按照太祖皇帝时期的律法严惩。

贪污四十贯以上,部剥皮充草,然后悬挂于衙门口的旗杆之上。让下一任到这里做官的官员没进衙门之前,就看到他上一任的尸体。

当然了,也算不上尸体了,因为只剩下人皮,里面已经部充满了稻草,在衙门口的旗杆之上随风飘荡。

对于廖忠把责任推给福王,陈四海没有说话,因为到时候可以抓了福王之后相互印证。

这个廖忠摆明了是以为自己不敢抓福王。